V.S.奈保尔的笼子里嘎嘎作响的逻辑作家吵闹地争辩说每个人都是劣等的,尤其是女性2011年3月3日

日期:2019-01-05 07:16:05 作者:佟唷 阅读:

<p>PITY V.S.奈保尔:每隔几年左右,消化不良的作家就会发出如此极端的声明,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恳求的注意力,一种绝望的震惊的尝试,但他如此肆无忌惮地嗤之以鼻,如果不可预见的话他就什么都不是</p><p>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女作家,他的作品和“狭隘”关注的物种,他说,“对我不公平”</p><p>在本周早些时候在皇家地理学会的一次采访中,他挑出了简·奥斯汀的奈帕鲁安惨败,声称他“不可能分享她多愁善感的野心,她对世界的感情</p><p>”他可以阅读一段文字并“知道是否是一个女人”,因为“不可避免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不是一个完整的房子主人,所以她的写作也是如此</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撇开怀疑,着名的高傲的奈保尔先生可能会判断每一位作家,男人或女人,对他“不平等”,我们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比斯瓦斯先生的房子”的作者,可以说是最引人注目的小说之一</p><p>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他设法将注意力从他的杰出工作转移开,并将其引向他反动的,不愉快的自我</p><p>帕特里克法国的奈保尔先生的传记是在2008年与奈保尔先生的祝福一起写成的,他透露了一位作家,他蔑视他遇到的每一个人以及他所到过的每一个地方;他与长期受苦的第一任妻子的虐待关系,以及他对其他女性的许多残酷行为,使本周关于女性作家的评论看起来相当英勇</p><p>毫无疑问,有些读者同意奈保尔先生的观点,即女性作家是低劣的,但这种厌女症往往会被秘密放纵,或者说是懦弱的资格和委婉说法</p><p>那么,也许,我们应该想到奈保尔先生执行一项有用的公共服务,无论表现多么尴尬和偶然,还是恶意</p><p>如果他的迟钝言论促使对文学世界中的性别偏见进行直接讨论,